3分28

                                                            来源:3分28
                                                            发稿时间:2020-08-07 20:51:23

                                                            进入这家线上旅行社后,周恒通过一些资源,帮别人办理出国机票和护照等业务。同时,李杰说,周恒在菲律宾并没有使用真名,而使用“艺凡”,或“一凡”这两个名字,正好和旅行社名字一致。

                                                            疑似“男友”却告诉李杰,他不是周恒的男友,只是和周恒有业务往来。至于周恒为何给客户发的住址和他的住址一样,疑似“男友”解释说,“她是在我这登记过,但不是住这里,她拿我这地址来收护照。”同时,疑似男友还提到说,“(周恒)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她住哪里。”

                                                            据江翠兰介绍,最先加她微信的,是一位自称是周恒所在公司的人事主管。“他以我女儿的名字发来邀请,我就加了。”江翠兰说,这位人事主管说,要给周恒发一个公司卡,但一直没见到周恒,所以就向江翠兰询问周是否回家了。“他问我,我还问他我女儿去哪儿了。”江翠兰说,对方回复称不知道,说问问周恒的室友。

                                                            8月6日,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帮忙寻人的周恒的前夫李杰说,周恒失联的两个多月时间里,他和周恒家人通过各种渠道打听,也报了案,但至今均未得到任何有效线索。

                                                            其实,这位人事主管让江翠兰生了疑。江翠兰说,对方怎么知道自己的微信?“我就问他怎么知道我的微信,他就说我女儿在公司上班时,他知道的。”

                                                            得到消息的李杰,第二天就从山西赶了回来,立即去报了案。由于周恒是在菲律宾失联,李杰托朋友在菲律宾也报了案。

                                                            ▲ 李杰托朋友在菲律宾报案的回执单

                                                            虽然身在马尼拉,但周恒每年至少都会回两次家,一呆就是半个月。“每次回来,她都是带着大包小包的礼物。”李杰说。

                                                            另外,疑似男友还告诉李杰,周恒去了菲律宾奎松市,5月15日之后,周恒再也没来马尼拉找过他。李杰问此信息是否能确定时,疑似男友又表示,自己并不确定,只是周恒随口提过。

                                                            “她每个月都会给我打钱回来,三千、五千的,可以说,她对这个家完全尽到责任了的。”在母亲江翠兰眼里,女儿很孝顺,体谅自己帮忙带两个小孩辛苦,时常都会宽慰自己,还说“两个孩子的生活费你不用操心,都我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