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体彩网

                                                        来源:广东体彩网
                                                        发稿时间:2020-08-13 12:40:02

                                                        拜登终于“官宣”自己的“另一半”!

                                                        香港国安法出台后,观察者网曾就外界的一些相关尖锐质疑,视频连线前任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本文为采访下篇,探讨港人的部分政治心态。

                                                        图为反对派在立法会“拉布”乱象(资料图/文汇报)

                                                        泰米尔纳德邦反对党高级领导人卡鲁纳尼迪(Kanimozhi Karunanidhi)也盛赞:“拜登的选择令人感到自豪。我祝愿卡马拉·哈里斯能在美国大选取胜,我很高兴看到这种包容性。”

                                                        所以我说建制派跟爱国者不是同一回事。今天,爱国者不足以支撑香港的政治大局,因为他们还没有足够的群众基础、社会支持基础和话语权来肩负起爱国者治港这个重任,所以仍要依靠建制派和中央。

                                                        刘兆佳:现在反对派的活动空间减少,就算让他们单方面得到多少议席,他们也会受到很多限制。

                                                        过去一年以来,可以看到香港发生了多起动乱,发生很多核心价值被严重侵犯的事件,但几乎没有人出来谴责。包括我在法律界的一些朋友,也没有捍卫香港的法治,对于违法乱纪的人,只要他的政治立场跟自己相近,就轻轻放过,甚至予以鼓励。对于多起人身安全、个人自由等人权被侵犯的事,很多人也不发声。对于与自己意见不同的人,他们是不包容的,甚至视之为敌人。

                                                        第一,过去一两年来立法会议事规则已经修改了很多,让反对派很难继续在立法会上“拉布”。

                                                        国安法其实也可以在一些情况下出手的,国安法要确保“一国两制”全面实施,要保持香港繁荣稳定,要压缩外部和内部的敌对势力。面对这些情况,除了国安法外,中央肯定有很多权力可以运用,只是反对派也不清楚会有哪些招数而已。

                                                        哈里斯也在加州出生,且自小一直在美国成长。她毕业于霍华德大学,这是一所著名的黑人大学,后来又取得了加州黑斯廷斯法学院的学位。她在采访中曾提及,她认为“黑人社区是她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