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PK10

                                                  来源:超级PK10
                                                  发稿时间:2020-08-14 19:50:13

                                                  2018年,清晨睡在三和人力市场走廊的青年。受访者供图

                                                  三和青年愿意出来打工,就意味着他们还在生活上有一定的追求。只是因为来到向往的城市后,他们遭遇了一些不公平待遇和来自城市的排斥,比如被中介骗取了身份证和工资、在工厂里拿不到预期的报酬、在工作时自由受限等,在经历了这些挫折之后,他们会有抵制工作的意识,于是进入了“干一天休三天”的断点式生活节奏里,最终选择了尽可能地少劳累、低成本、低要求的生活方式。

                                                  新京报:所以他们陷入了一种两难境地?

                                                  三和青年有意识地避免自己成为“大神”

                                                  任鸿斌表示,当前,国际疫情持续蔓延,世界经济严重衰退,国际贸易投资大幅下降,保护主义上升,外贸外资形势依然复杂严峻。近期调研中,我们了解到,外贸外资企业订单不足、物流不畅、融资困难、产业链供应链不稳等问题较为突出,地方和企业普遍希望尽快出台更有力的政策措施,帮助企业渡过难关。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商务部会同23个部门和单位,针对企业困难诉求,结合地方经验做法,提出新一批稳外贸稳外资政策措施建议。

                                                  新京报:有三和青年选择离开吗?他们去了哪里?

                                                  这些年城市变化很大,但是,对于体力劳动者来说,他们的处境并没有这么大的变化。流水线的工作依然枯燥,工地里的工作依然充满风险,这些农民工在面对城市飞速的变化时,心理落差就会越来越大,有了一种被排斥的感觉。

                                                  融不进的城市,回不去的乡村

                                                  田丰:对于三和青年来说,家乡是一个不太愿意被提起的事情。他们有时候甚至会避讳和同乡接触,因为觉得自己混得不好,没有面子,不想让家乡的人知道自己在干吗。同样的,他们对于自己的农村老家也没有太多感情。

                                                  新京报:调研后你对三和青年这一群体有了什么新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