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博APP

                                                        来源:立博APP
                                                        发稿时间:2020-08-12 16:03:41

                                                        鉴于新冠疫情在这些国家仍处在发展阶段,IMF对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数据可能过于乐观,但预测的差距与美国如此之大。因此,2020-2021年印度和印度尼西亚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很有可能超过美国!与此同时,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将远远超过美国。

                                                        相比之下,2019年10月IMF预测,2020年中国经济将增长5.8%,到2021年底累计增长将达到12.1%。2020年6月IMF预测,2020年中国经济将增长1.0%,到2021年底将比2019年增长9.3%。也即是说,2020年至2021年,中国GDP将年均增长4.5%。

                                                        正如IMF预测的那样,2020-2021年,世界经济增长的大多数(51.2%)源于中国,而仅3.3%的源于美国。IMF在2020年6月的最新预测中将2019-2021年美国GDP增速从4月份的-1.4%,下调至-3.9%,这表明美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将低于本文分析所述。IFM预测,2020年4月,印度(19%)和印度尼西亚(6.1%)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将大于美国。欧盟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将为-0.5%。正如上文分析所述,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最大的将是与中国有着紧密贸易关系的亚洲经济体——韩国、菲律宾、越南和马来西亚。

                                                        美国政治危机和经济危机的互动会引起何种连锁反应?

                                                        此外,特朗普政府完全意识到,这一波新的感染浪潮正伴随着其政策到来。正如《纽约时报》所言:“随着美国新增确诊病例激增,白宫承认为秋季出现第二波疫情做好了准备。”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美国会非常刻意地为新一轮感染浪潮做好准备,而非寻求避免这种现象,而是听任新一波感染浪潮到来并为之创造不可避免的条件?

                                                        科学家之中,也有些人有同样的敏感,警觉于科学研究是否充分地有其纯粹理性的自主权?有人从知识社会学的角度审察科学家的作为及其思想渊源。于是,表面上看来是纯粹独立的科学研究,其实往往不能避免其变化与社会的制约。例如:牛顿的绝对真理及其自然律的观念,是现代科学的主要源头。但是,牛顿这样的宇宙观,却又与其基督教神学的真神及神律有密切的关系。又如:达尔文的进化论,当然是现代生命科学的重要基石,但是,社会进化论者将生物进化论的理论转化为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理论基础;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也一一都经历弱肉强食的残酷竞争。甚至,希特勒曾假借科学理论,进行其灭种灭族的罪行!

                                                        同样的反省,也见于社会学科的园地。最近半个世纪的社会及人文学科,包括哲学与史学,深受韦伯(Max Weber)、马克思(Karl Marx)及涂尔干(Emile Durkheim)诸人的影响。这些人从不同的角度,发展了不同的理论;然而他们的共通之处,则是指陈了人类对于自身及人类社会的了解与阐释,往往受了各自文化背景与社会地位的影响。例如:韦伯认为,人的经济行为受其宗教理念的制约:马克思认为人类的思想及其行为,受其社会地位及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制约。此观念削弱了欧洲文化启蒙时代对于“理性”的信念。理性不再是绝对的,则相对的理性又如何能是万世永恒?

                                                        科学研究是否有其纯粹理性的自主权?

                                                        考虑到美国的失业状况,美国听任新一波感染浪潮到来的逻辑显而易见。

                                                        美国统治者面临的问题是,这次针对美国民众的攻击导致了社会爆炸,并令美国陷入自越战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乔治·弗洛伊德遇害案引发的巨大抗议浪潮表明,美国可能会出现大规模抵制特朗普攻击民众的行为,所以美国的抗议活动不仅会影响美国内政,也会影响美国经济形势。这阻碍了美国政治当权派试图增强美国经济实力,来对付中国的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