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3D

                                                来源:大发3D
                                                发稿时间:2020-08-08 19:19:38

                                                大橘财经:我补充一个问题,您刚才说到中国黄金市场监管的问题,我想到的是,中国黄金市场的交易量的峰值,其实是出现在2016年,然后2017年、2018年有一个往下回落的波动,现在是稳定在10万吨以上,当然2019年又往上走。这样一个过程,是不是跟我们加强监管也有一些关系?或者说我们的目标本身,就不再是追求市场交易量单纯的放大。

                                                大橘财经:我们顺着这个思路往下说,如果要把美元的有用性的场所,转化为人民币的有用性的一个场所,目前来讲,是不是还有一些障碍?我们中国目前的一个思路,首先是强化黄金本身的有用性,用黄金的本身的有用性,来为人民币的有用性来做支撑。能不能这样理解?

                                                美元指数伴随着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的天量印钞,从今年3月下旬102.99的高点,持续下滑到93左右的点位。

                                                我们注意到,您在您最近出版的著作《中国黄金:从跟随到超越》一书中,对中国黄金市场在政府的顶层设计下走出一条与西方完全不同的快速发展繁荣之路有精彩的论述。

                                                那么我就追溯,干预经济,是中国共产党特有的,还是国际上通用的现象?

                                                有市场分析认为,一方面,疫情在全球肆虐,严重威胁全球经济正常发展,而西方所谓发达国家除了超发货币向市场注入流动性“救市”之外,几乎束手无策,而美国的一些极右势力为了掩盖自身问题、转移矛盾和注意力,反而歇斯底里地“甩锅”中国,极力挑动中美矛盾,这反过来又让全球市场充满不安,将资本推入贵金属这样的传统避险品种。

                                                伦敦黄金交易所的做市商们在密室中商定“伦敦金”价格并一天发布两次的制度,从1909年开始持续运行百年,终于在2013年爆发危机。起因是2004年以100万美元“白菜价”从罗斯柴尔德银行买来伦敦黄金市场做市商席位的巴克莱银行的贵金属交易负责人签订了一个对赌合约,如果金价突破了每盎司1558.96美元,巴克莱银行就要给客户支付390万美元,否则无需支付,于是该行贵金属交易负责人在定价前大量制造空单打压价格,再在定价过程中抛出这些假空单,最终不仅对赌获胜,而且不当得利170万美元,东窗事发后被罚款2.9亿美元。这只是一个典型案例,或者说是冰山一角,2014年德国金融监管部门对德意志银行开展了黄金定价过程中欺诈行为的调查,最终德意志银行从此退出伦敦金基准价制定,并和解了事。2015年,这种制度终于寿终正寝。

                                                当然中国自己的金融监管,客观说,也有问题。大家都有体会,上世纪90年代学金融是最热门的,如果你调岗到了金融岗位,那是不得了的好事。但是站在今天的视角来看,金融也是个惹祸的行业,有很多大问题,很多不正之风出现在金融界,包括侵吞、挪用国有资产等等。所以我们对待金融市场,要从促进创新逐渐过渡到加强监管。

                                                传统的国际黄金市场也是这样的道理,那是有资本的顶层设计的,现在已经异化成了美元有用性的工具,实物黄金交易同样“空心化”了。所以我们不能跟着他这么做。

                                                我国黄金市场双向交易量变化图,《中国黄金年鉴》(2009—2018)